誤會和疏離感是殺死自己的毒藥

誤會和疏離感是殺死自己的毒藥

【這是鄭明析總會長牧師海外宣教時發生的事。為了更有臨場感,將用第一人稱陳述這個故事。】

總會長牧師身邊晝夜幫忙做事的弟子,因著過勞而生病倒下,所以牧師寫的主日話語和週三話語很難寄出去。

這個弟子拜託我再找一個人來幫忙,至少要協助把領受的話語打字出來。

我向主禱告之後,主說:「找人過來也沒關係。」於是我寫信給想要找的人。信裡,我寫明了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,約定了接機的地點、時間,甚至畫了簡圖。為了讓從未來過這地方的弟子安心,我還告訴他:「也許你會遲到,但不用擔心,我會等到你來的。」

到了訂好的日子,那位弟子卻沒出現在約定好的地方。

回家之後,我越想越擔心:「會不會在我們回家之後,他才到呢?」內心糾結不安,擔心不已。

於是老師我一個人又跑去那個約好的地點察看。

果然還是沒有任何人!

我落寞地回到家裡,擺上精誠禱告到清晨。「他是不是在來的路上發生車禍了呢?還是他坐計程車來,司機把他載到別的地方了呢 ... 」此時,主回應我的禱告,要我安心。雖然那時起就不再擔憂,心中卻仍耿耿於懷:「為什麼沒有來呢?」

如果那時能通電話的話,馬上就可以確認。無奈的是,偏偏就是不能打。一切狀況如此不明朗,心中真的很鬱悶。

一個禮拜之後,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弟子說:「有收到信。」收到信後,他詢問在一起的牧師該怎麼做。那牧師說:「那麼大的地方,電話也不通,憑著簡圖、只知道約定的地點要怎麼找呢?我很擔心。我再寫一封信,看看老師回信怎麼說再決定。現在時機不佳,等一陣子再說吧!」

老師和身邊的弟子根本不知道這件事,望眼欲穿地等待了。

我想到,就像這樣:即使只有千分之一、萬分之一,耶穌也會等待人們回到祂的懷抱。耶穌會像我這樣心急、望眼欲穿地等待並且確認察看。一旦約定了,主就會等待。因此,一定要在約定的時間內走向主才行,你們要刻骨銘心地體會這一點。

之後,我收到一封信,內容是想確認是否真的可以過來。不過當時情況有變,必需搬家。於是我回信說:「現在不用過來了。」來不成的那弟子卻因此誤會原本幫助我的弟子,主觀地認定:「老師明明叫我去,應該是老師身邊的人阻止吧?」

又過了兩年,我見到了當時來不成的那個弟子,才有機會告訴他當時的狀況為什麼會變成那樣。

那弟子聽了老師的話後,才解開自己的疑問--在那之前,一直誤以為是那個曾在我身邊幫助我的弟子阻擋,才害自己不能來,因此久久內心無法釋懷。事實上,原本是在我身邊幫助我的弟子生病了,無法幫老師做所有的事,希望找新的人來,我才叫他來的。來不成的那個人三年中一直誤會、討厭那個在我身邊那麼努力的人,讓自己也感到辛苦。

誤會、感到疏離是殺死自己的毒藥,就是這麼可怕。

從那件事開始,後來連其他事情也產生偏見,全部想錯。他想著:「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」對耶穌產生疏離感。

之後,雖然老師想交待大事給他做,但是他自己說「不要」就沒去做。不曉得他現在是否還去教會?這個人跟老師斷了音訊,想必神和耶穌看到都會不禁嘆氣:「好可惜!」。

耶穌透過聖靈感動我,對我說:「帶有誤會和疏離感的人,直到改正那毛病為止,不要將大事交給他們。」還說:「你要知道,如同你等待那弟子一般,我耶穌也如此等待並對待你們所有人。」

「誤會」,用一句話來說,就像在戰場上,誤認我方為敵軍而射擊。誤會的人自己犯了罪,像是用言語對弟兄開槍的人一樣,是用言語來殺人的。

帶著疏離感的人,最容易自暴自棄。若帶著疏離感的心,撒但就會動工,讓他疏離的心在當下變得更強烈,這是撒但的拿手好戲,不要落入這圈套,要以禱告來獵捕牠們!

人們在困難的時候、發生事故的時候、因為不知道會有龐大的損失而做了某件事情的時候,就抱怨:「為什麼耶穌不幫我呢?」並產生疏離感。父 神和耶穌已經按照我們各自的行為,一絲一毫都沒有漏掉地幫助了我們,沒有不幫助我們的事情。身為 神、身為耶穌該幫助的部分,祂們都已經按照個人的行為幫助了。

不論是對耶穌、對老師或對弟兄,如果有誤會和疏離感,就要去確認看看!只要和本人確認,就會發現事實並非自己想的那樣。沒有消除誤會和疏離感的人,主不會把事情交給他們,也不會靠近他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