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時,我很快樂嗎?很快樂 … 但,只有三秒 …

當時,我很快樂嗎?很快樂 … 但,只有三秒 …

「沒人瞭解你的價值嗎?我瞭解你!」這是鄭明析總會長牧師跟我講的一句話,那是發生在我大一的事。那時剛考上大學,師長總說:「大學任你玩四年!」果然,我還沒入學就玩得很稱職。如果只是暑假就算了,開學後常常蹺課不說,還常常呼朋引伴騎車夜遊,盡情揮灑青春。

每當我們的車隊呼嘯而過,劃破那一片寂靜夜空時,總是伴隨著吆喝聲和男女間大聲嬉鬧的吵雜聲,雖然偶而會有不解風情的人批評或是忠告,我總是當下很深的悔恨,然後一個玩耍後就忘的一乾二淨。

當時,我很快樂嗎?很快樂 … 但,只有三秒 … 。

每當瘋完,回到自己的宿舍,面對空空的房間時,只能讓自己不醒人事來掩飾內心的空洞,或者睡覺、或者沈迷於網路、或者找個人來陪,或者乾脆再去大瘋一場 …

大學前三個月就這樣度過了 …

有一次,走在學校的校園中,後面跟著一群死黨,有男有女,剛剛我們瘋完了一攤,準備再去續攤。走在那條路上,我突然感到一陣心酸和徬徨,內心不斷敲出很多單字,湊合了幾句話:「我的人生就這樣嗎?我的未來,難道就要這樣玩掉嗎?」我無法阻擋這股內心的狂潮,肉體因為焦慮而不自覺加快了腳步,在一個轉角,我逃離了那個空間 … 。

騎著車,我決定搭車回到家鄉找答案,到那片乾淨的土地上,在山和水間只有我和大自然的親密對話。上大學後的暑假到現在,還沒有回過家幾次。即使有空,即使學校和家裡並沒有想像的遠,但就是不想回家。因為我已經習慣了這樣自由自在的生活,可以做盡一切我想要做的事,我要當自己的主人!我常常這樣對自己說,對嘛!青春怎樣都美,何不及時行樂呢?

不過不像我想像的那樣,車坐著就到了家鄉熱鬧的市區,電話一打,剛好朋友要去他姐姐開的美容院修頭髮,結果就跟著一起去,花了比想像中還多的錢(還說會算我便宜一點> <”),染了一頭金髮,還花了我一整天的時間!(還好那時時間不值錢!)

 

回到桃園時,已經很晚了,一般來說我應該騎車回宿舍的,但那天沒騎車,所以要搭公車。但問題來了,我不會搭公車!於是打電話給一個不很熟的同班同學,請他告訴我桃園的公車怎麼搭。結果出乎意料的,他二話不說,要我在原地等,他過來載我,接著穿著背心就騎車出來。我在回家的路途上問他:「最近都在做什麼?」他說他有去教會,還蠻好玩的,我當下一聽連思考都沒思考馬上就跟他說:「我也要去!」

結果就因為這句話,隔天的中午他就邀了個學姐跟我一起吃飯,然後約定好去教會看看。去了幾次教會之後覺得蠻好玩的,而且有很多同年紀的人,大家都生活得很快樂,總是帶著笑容。

在一次機會下,他們邀請我聽聽看鄭明析牧師所研究關於聖經和人生的課程,我也沒什麼思考就答應了。

一聽之下,大出我的意料,得到很深的感動!覺得這個課程,跟之前我去其他教會講的不一樣,其他教會只會講什麼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!什麼肉體要復活五四三的!要我一個學科學的信這些玩意,真是笑掉大牙。鄭明析牧師所教導的卻完全不同,不但對聖經有很精闢的解說,還透過聖經解開了我很多對人生的疑問和生活中的問題,越聽越覺得我人生的問題,在這裡都可以找到答案!

帶著這樣狂喜的心情,就這樣一課一課的聽了下去。慢慢地,本來很強的劣根性,逐漸被改變了,很多憤世嫉俗的想法,漸漸地被扭轉了。終於明白為什麼過去過得如此的荒唐,因為人生沒有一個能判斷對錯的依歸。因為在課本上、在輔導老師口中、在名人傳記裡也找不到答案。努力的詢問,問到的也只是一些湯湯水水,沒有很有實證性的答案,所以選擇放逐自己,選擇沒有明天的生活。

但現在不一樣了!現在的我改變了,眼神跟過去不同了,找到了一個可以學習的對象,找到一個可以判斷對與錯的尺規,找到一條一定會成功的道路 ── 那就是攝理!那就是鄭明析牧師

原本不常回的家,不熟悉的家人,變得慢慢熱絡了起來,原本對父母說不出口的愛,也因為鄭明析總會長牧師的教導,做到連父母都嚇一跳的程度!同學說我變了,變得更有自信、眼神更堅定、開始微笑過生活,也對這個世界開始感覺到溫暖 …。我跟他們說:「你們也來試試看,這如夢般的現實,就能改變到你自己的身上。」

父母也開始對我的改變感到好奇,問我:「是誰改變了你?」我帶著微笑對他們說:「你來了就知道!!!」

 

 

這是現在的我,帥多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