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避

來教會以前,我在原本的家庭過得並不開心。

因為欠債很多,父母常為了經濟起衝突。家裡開了餐廳,假日生意很忙,父母都外出工作導致家庭的時間非常少,爸爸也因為要顧餐廳的關係,沒有和我們一起住。這狀況持續了很多年,導致我曾一度看到那個人,卻不太確定他是不是我爸爸。媽媽很常和我說令她傷心的事情,雖然很難過但我也無能為力。

不想再面對家庭這個無解的沈重擔子,升大學時,做了一個自私的抉擇:我要離開桃園。

上大學了,我決定要逃離「家」的枷鎖

上大學了,我決定要逃離「家」的枷鎖

外表開朗內心卻孤獨

上大學後,我很努力過生活。

學業、人際關係經營,還參加很多活動,想追求的東西我都非常努力。但回到一個人的住處時,我就感受到非常強烈的空虛感。開心就這樣完全消失了!然後還伴隨著寂寞。

「為什麼快樂這麼短暫?」 於是又期待隔天回到人群中的生活,想藉著朋友填滿內心的洞。這循環不段重複,我真的非常痛苦!明明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,也終於可以隨心所欲自由自在,為什麼還不快樂? 我一直問自己很多問題,但是始終沒有答案。

哪裡有可以存留很久的快樂?

我問自己:「為何不快樂?」卻都沒有答案

我問自己:「為何不快樂?」卻都沒有答案

相信神的人去教會都在做什麼?

  • 約8:32 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。

聖誕節附近,我走在中山醫被被軍宣部的趙英信認識。他當時對我宣傳聖誕節活動,不過我其實沒什麼興趣,倒是滿好奇基督徒去教會到底是在做什麼,於是我問他:「你們去教會都在做什麼?」

特別的是,他突然提到能夠在內心沈澱很久的快樂是真的存在的,因為正在思考這個,所以有點驚訝。另外,他又說去教會是去學習真理,然後引述真理必叫你得自由這段經文。或許是那陣子自己的想法被現實的無解及空虛給駁倒了,我開始很認真地思考:「什麼是真理呀?」

漸漸靠近我的 神

人的言語只不過是「一種意見、見解」, 但 神的言語是「獨一無二的絕對真理、絕對理致」。
2018年10月18日 鄭明析牧師清晨話語

我在寒假時開始聽話語,也開始禱告。

第一次禱告的時候發生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:我突然感受到有個東西正漸漸地接近,從我的右邊漸漸接近我。我有點緊張,但是當祂在我旁邊的時候我感受到一股非常溫暖的愛 -- 這應該是聖子和老師走過來到我身邊。那份溫暖的愛是我第一次感受到,家庭和朋友都沒辦法給這樣的感受。

從此我真的蠻努力禱告。因為很勤勞地禱告, 神成就了各種大小事,所以現在我沒什麼願望,願望幾乎都被神實現了。

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,那自由不是順從肉性、人本主義的自由, 而是在真理的規範中可以順理自由地生活。
鄭明析總會長牧師

那時不想麻煩別人,所以都自己從中山醫騎腳踏車到教會(科博館附近)。第一次腳超酸,但清晨、週三、週五禱告會、主日禮拜......三年多的聚會我都這樣持守過來。回到一個人的住處時,之前那份空虛感竟然不見了!我覺得非常神奇。

有時去教會時沒和什麼人對話,卻總會有一種簡單而單純的快樂。一般人都會覺得是心理作用,但是我很了解這不是,雖然微弱但是這是靈的喜悅

相信神之後,內心常充滿單純的快樂

相信神之後,內心常充滿單純的快樂

我不想說漂亮的場面話,即使感到喜悅,但我對很多話語還有老師的使命其實沒有什麼體會,甚至不知道老師的處境,然後就受洗了。

為了更瞭解鄭明析總會長牧師,於是我開始.......

註: 文中所提的「老師」,皆指鄭明析總會長牧師

繼續閱讀 攝理與我(下) -- 乞丐與鄭明析牧師 



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嗎?歡迎告訴我們。
官網:https://cgm.org.tw
信箱:morninglight.tw@gmail.com
LINE@:https://line.me/R/ti/p/%40msl1899x

加入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