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是國家亞運的重點培訓選手,擅長的項目是單槓和鞍馬。

從幼稚園大班開始,就接受國家的各種訓練,練體操長達10年左右的時間。

跟電影《翻滾吧!男孩》的情節非常相似。體操的各種訓練,遠遠超過一個小孩能夠承受的極限。 因為喜歡體操,即使辛苦,我還是憑著那股熱情堅持下來了。

我的童年跟體操有密不可分的闗係,「體操」是我的第二生命!  
左上標示的那位就是我!

我的童年跟體操有密不可分的闗係,「體操」是我的第二生命!
左上標示的那位就是我!

翻騰、跳躍、旋轉⋯⋯然後,疾速下墜

18歲那年,亞運前的最後一次選拔賽,我因為感冒而生病了。

剛開始只是覺得喉嚨癢,沒想到,短短不到5天的時間,我的病情急速惡化。肺葉兩側變白引發多重器官衰竭,最後嚴重到要裝上葉克膜才能維持生命。(引述自NOWNews新聞報導。民視新聞

突如其來的病危,成為國家體壇的一大震撼  
2010年4月13日NowNews報導截圖

突如其來的病危,成為國家體壇的一大震撼
2010年4月13日NowNews報導截圖

在台大加護病房的我重度昏迷、身上接著兩台葉克膜、洗腎機、四條胸管、中央靜脈導管、呼吸器以及桌上放著一張診斷書,上面寫著大大的六個字:「無法查出病因」...

我的二姐在羅東聖母醫院的加護病房服務,是個擁有十多年臨床經驗的資深護理師。也是當時台大醫院裡唯一受過葉克膜訓練的護理人員。看過大大小小、各式各樣無數病人的她,回憶起當年的情況還是會哽咽的說:

「工作這麼多年來,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差的報告!這是我見過最年輕的病例,

而他,竟然是我的親弟弟!」

肺衰竭、氣胸、大出血.....我裝著葉克膜,醫生阻止不了出血的情況,只能不斷地輸血,最後輸了將近6,000cc的血液。

在場的醫生都盡了全力,卻沒有人有把握可以把我救活。

我的體操夢,藉著毅力助跑抓槓,炫麗完成近槓遠槓的擺動、轉體,下摃空翻後卻踩不到地板,從感冒的洞口一路直摔萬丈深淵。

握三下,我愛你/祢

當所有人都陷入絕望的時候,有一位牧師來到病房裡,他對著昏迷的我說:

「如果你相信 神,也希望 神拯救你的話,你就握住我的手吧!」

昏迷中,牧師扶著我無力的手,這樣對我說了。

據說當時,我真的握了一下牧師的手,而且還發生了兩次;牧師跟我二姐再次向昏迷中的我確認的時候,我又握了一次姐姐的手。

於是,牧師和家人便在醫院,為昏迷的我舉行受洗儀式。

如同為了瀕臨死亡、垂死掙扎的人,拋出一條救援繩索。photo by unsplash

如同為了瀕臨死亡、垂死掙扎的人,拋出一條救援繩索。photo by unsplash

很神奇的,受洗後我做了一個夢。我夢見自己坐在一張椅子上,頭上有一盞很亮的白燈照著我,除此之外,其他的地方都是灰暗的。

然後我看到一個時鐘,時間不多不少的、剛好停留在七點!沒多久,我就奇蹟似的甦醒了!

據說,當時的柯文哲醫師(現任台北市長),帶著國外學者來參觀台大加護病房的時候,經過其他病床,都只是稍微用英文介紹一下就走過去。來到我面前時,他卻特別語重心長地說:「這生命是個奇蹟」。然後仔細介紹裝在我身上的兩台葉克膜之後才離開。

還在住院時,有三個跟我類似的病例:一樣由小病引發、一樣查不出病因、一樣進入病危。

最後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。

多年後我才驚覺:

能活下來,真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!

未完待續⋯⋯

體操選手見證(下) - 我的人生並非謝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