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伍的隔年,我(總會長鄭明析牧師)26歲。

從軍隊九死一生的回來,度過超過二十多次的死亡關卡,我體會到這是 神給我的恩惠、是天命,所以常常出去路旁傳道。

【回顧上集:天與我之間(6)-這樣的夜晚不要再來(上)

徒步的傳道生活

當時經常去到150里(約75公里,1里約等於0.5公里)遠的全州、70里遠的光州和80里遠的大田,有時候還跑到距離12公里左右的錦山,也到距離4公里遠的大屯山觀光或者是珍山。

一開始老師主要是走到錦山、大屯山,還算很近的地方,當時常常跑出去傳道,根本沒有交通費,只能用走的。最近有很多人來參加聚會,參加完之後說「我沒有交通費」而感到不知所措,這樣的人想必可以更了解老師當時的處境。

不過現在大家都是搭公車,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會感到很生疏吧!

(當時是1970年代,韓國,尤其鄉間的大眾運輸系統仍屬非常不發達。)

體會了  神之後,我二十多歲開始到各處傳道

體會了 神之後,我二十多歲開始到各處傳道

每天徒步的長距離路程

60公里左右的路程,假如坐車的話,差不多要一個小時。那走路要花多少時間呢?要不要走走看呢?稍微比較遠的全州或是大田,差不多有100里左右或者是150里的路程。

當時是有宵禁的,所以一到晚上十二點,路邊攤的、市區的老闆等所有的蹤跡都會消失。所以到了這個時間,老師也不得不結束傳道的工作。傳道結束之後要走碎石路,匆匆忙忙地走路回家,到家差不多凌晨三點了。

農村白天必須要工作,只靠信仰沒辦法維持生計,所以破曉之前要趕快回家,所以老師匆匆忙忙地調轉腳步。當時,對老師來說像老虎一樣很可怕的父親反對我的信仰,母親也不太了解我所做的事。想想就知道,哪個父母會贊成這樣的生活?他們都反對我所做的事工,常常大聲地罵我,罵到整個山谷都被震動。

城隍堂小徑,遇到 ...

有一天,老師結束傳道的工作,經過珍山走到城隍堂1小徑。城隍堂小徑後面的地方叫「前襟谷(韓文:앞설골)」,因為沒有路燈,晚上一個人走的話會很恐怖。因為害怕,所以像和尚唸經一般,老師會邊走邊背誦聖經或讚美。

當時的城隍堂小徑有很多超過30年以上的矮松,跟叢林一樣,山谷裡連一戶人家也沒有,即使大白天,單獨走在那條路上也會頭皮發麻。

當代,這還不是久遠的古代,已經有人說「走在那裡的時候看到老虎」。因這傳聞,老師夜晚走在那邊時整個頭髮都豎起來了。

農曆14日那天,月亮很亮,月光照射在樹和樹中間,山斑鳩咕咕叫--聽說山斑鳩會安慰死人的靈魂,聽到時更是整個毛骨悚然,所以老師會故意咳嗽、邊走路邊大聲地叫。

走到距城隍堂最高的地方約20公尺左右時,抬頭看看還要走多久。據說老一輩的人因為很害怕,都只敢看著地面來走路,但老師常走夜路,在走夜路方面可以算專家、數一數二的了,我甚至還稱自已是夜間的老虎(笑)。

老虎山行步道(2014)
通往錦山和朝山之間的一條道路,滿滿都是松樹。路的盡頭會看見細谷  
(圖片來源:[God21](http://tw.god21.net/Square/News/Wmd/View/14050?page=9))

老虎山行步道(2014) 通往錦山和朝山之間的一條道路,滿滿都是松樹。路的盡頭會看見細谷
(圖片來源:God21

前襟谷的山頂就是城隍堂,那裡有古代大官種的300年的朴樹。朴樹下有很大的石頭,當時正要進入中秋,月光皎潔。夜光下,老師抬頭看一下城隍堂那邊,心想「剩下20公尺」,意思是老師快走完100公里的路程了。微光中,好像有個人坐在城隍堂那樹下的石頭。

我心想:「現在凌晨三點耶,到底誰坐在那裡?是不是像我一樣走夜路,中途坐下來休息呢?」內心有一點怕怕的,再走五、六步,覺得怪怪的,內心像被電到,仔細一看,原來那不是人!是很大的野獸蹲在那裡,看著在夜晚中走上來的老師。

就著月光仔細地看一下,牠蹲在那邊而且身高很高。這傢伙一動也不動,坐在那裡睥睨著老師,老師望著地平線,很清楚地看,想說:「這樣子看起來很像動物,雖然體格很大,但身材很苗條。」

慢慢走上去,一看到牠,腳步就忍不住自己停下來了,瞬間腦中有一個靈感:

「天啊~ 是老虎!」

那時想起媽媽常對老師說:「你啊!常走夜路啊!總有一天會遇到老虎!」腦中閃過這句話,心裡喊著:「那天就是今天啊!」

與老虎面對面 ...

就像被蛛網捕到的蟬:「啊~完了!」

那時很想大叫,但嘴張都張不開,只能喊在心裡;冷汗直冒,汗滴熱燙的滾落,全身都濕了;想拔腿逃跑,但腿完全麻了,像被千斤的鐵塊拴住。

我的腿根本動也不能動,驚恐直到這時才想到神:「...  神 ... 神啊 ...  神啊!」這聲音也只能在心裡吶喊,一點聲音都叫不出來。整顆心臟都快蹦出來了,只能驚駭,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避開這危機,很想像大衛一般大膽地呼喊 神,然後邁步前進,但兩腿根本就沒有力氣。

老虎身體動一動,頭左右轉動,「啊!啊!啊 ... 牠 ... 牠要下來了。」但老師手上只握著傳道的傳單,根本沒有可以防禦的武器。不過,就算那時手裡有木棍或槍也無濟於事吧,因為根本使不上力!

當時我只能不斷禱告:「神啊!請讓月亮躲進雲裡吧!」

當時我只能不斷禱告:「神啊!請讓月亮躲進雲裡吧!」

因為非常驚恐,精神大好,我很仔細地注意老虎的動向,想知道老虎到底想要做什麼。

那時就像石像一樣杵在那裡,動也不敢動,只剩內心還活著。心想:「明月阿!請了解我的心情,趕快躲到雲裡面,這樣子我就可以不用看到老虎了。」

因為太害怕了,精神非常好,反而看得更清楚。

我內心禱告說:「 神啊,拜託祢趕快把老虎帶走吧! 神啊,在這個夜晚裡根本沒有人可以幫我,如果是我犯罪的話,下次我一定會悔改的,現在沒有時間了,因為太害怕,根本想不起我的罪,拜託祢趕快把老虎弄走吧!」

老師真的很害怕老虎走下來,所以睜著眼睛禱告,禱告的時間非常短暫,因為根本沒有時間思考。

但當我禱告結束後,我眼看著老虎站起來,扭扭身子,轉身從城隍堂小徑的另一個方向,慢慢離開,之後就不見了。之後,我的恐懼慢慢消失,瞬間湧出力量和原本恐懼的心情,然後驚恐的大聲喊叫,到這時候才喊得出來。

我把最後的20公尺,半走半爬的走完,來到剛剛老虎所躺的石台邊。我全身汗流浹背,就像一隻落湯雞。

原來人身體裡面有這麼多的汗水,原來身上有很多的污洉啊。我體會到,原來被老虎嚇到的話,全身的反應竟會如此,衣服會被汗水浸濕,四肢會完全麻痺。

「基督教是體驗的宗教,今天神是不是特地要讓我深刻地體會老虎呢?」

我想著:「為什麼 神今天會賜下這樣的夜晚呢?」我無力的坐上平常爬上城隍堂時會坐的石台上,完全無力,就像個100歲的老人。我全身整個癱軟,躺在老虎剛剛坐著的石頭上,瞬間就睡著了。醒來一看,已經超過4點,才再起身走400公尺路回到家。

當年遇見老虎的地點、以及老虎所躺的石頭(攝於2013) 
(圖片來源:[Unsung Chess](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unsungchess/9456507493))

當年遇見老虎的地點、以及老虎所躺的石頭(攝於2013) (圖片來源:Unsung Chess

時間已經過了許久,但醒來繼續走路時,腿還依然抖個不停。

我禱告:「懇求 神,拜託以後,都不要再遇到這樣的夜晚了。」還好沒死,所以這個故事變成了老師的美好回憶, 神所拯救老師的回憶。將這份 神的拯救,寫成唯有我走過來的那條路。

在 神所拯救之處獻上榮耀

現在老師可以炫耀式的跟弟子分享,然後說:「昨天晚上我還有跑去那個地方喔。」大家聽了都哈哈大笑,內心卻能感同身受的得到感動。想到這活生生的故事一定要留給後代,就在那地方讚美神,並禱告超過一個小時。

在<城隍堂回憶的場所>

要下定決心:「主啊!回想過往的歲月,我會做得更好的!」

雖然那天晚上,那段山谷路對老師而言,簡直就是死蔭幽谷,是唯有我走過來的死亡深谷。但其實 神和主都成為老師的牧者,這個故事成為可以見證 神和主的偉大故事。

我很想見證那天晚上的故事,體驗是花錢也經歷不到,用錢和黃金也買不到的,相信 神在栽培我的過程中,覺得老師需要這樣的經歷。想到這一切 神的動工時,就覺得唯有感謝而已。

【編/ling、deardeer】


  1. 什麼是「城隍堂」?

    老一輩為了驅除疾病、災殃,為了趨吉避凶,會在村子入口或山腳等地設置「城隍廟」,祭拜守護村子的城隍神。在老一輩的韓國鄉下有這樣的習俗:會將祭物放在城隍樹下,村裡的人經過那前面時會許願、撿石頭來丟,並將這樣的地方稱為城隍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