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和人討論到「接納」這件事。

比喻來說,那人的意思就是:「我們對於誰都很包容,沒有不讓他加入。但加入後他應該自己想辦法適應我們,畢竟我也要保護我們球隊。」

也許不是每個人都知道,「接納」這個舉動,是要擔負相當大的責任的。無法承擔卻執意去做時,無可避免的也許就會造成傷害。所以,很多人都會選擇「安全」的做法 — 把責任留給對方,這或許是人之常情。

那麼,「神之常情」呢?

當自己因著外界的標準,而連自己都無法接納有缺陷的自己時,祂仍然說:

『過來我這裡,我愛你。』

這是「神之常情」,希望有一天,也能成為「人之常情」!

害怕做不到、覺得愛人的能力不夠?主說:「擁有我的內心,與我成為一體,就能做到!」

因此,這就是為何我要擁有信仰,因為我想做到!

一則網路流傳的故事

在一個學習遲緩兒童學校的募款餐會上,在場的所有人,永遠忘不了其中一位學生父親所說的話。

在推崇學校和教職員的付出和貢獻後,這位父親問了一個問題:

照理說,在無外力干擾下,神所創造的一切都是完美的。但我的兒子 — 西恩,他無法像別的孩子一樣的學習,他無法像別的孩子一樣的理解事物。在我孩子身上,大自然的法則何在?

所有人都啞口無言。

這位父親繼續說:

我相信,當像西恩這樣身體和心智有殘缺的孩子來到這個世界,是一個展現人類真實本性的機會。而這一次,展現在別人如何對待這個孩子之上。

接著,他說了下面這個故事:

西恩和我走過一個公園,裡面有些西恩所認識的男孩正在玩棒球。

西恩問我:「你想他們會讓我一起玩嗎?」

一群孩子正在進行的比賽

我知道,大部份孩子不會想要有一個像是西恩這樣的孩子在自己的隊上,但身為一個父親的我同時也知道,如果他們能讓我兒子參加,會讓他得到他所迫切需要的歸屬感,並建立自己雖是殘障卻仍能被接受的信心。

我走近一個男孩,(不抱太大希望的)問他西恩可否參加?

他看看周圍的隊友然後說:「我們輸了6分,現在正在第8局上,我想他可以參加我們隊,我們會在第9局設法讓他上場打擊。」

西恩帶著滿臉的喜悅,困難的走向他的球隊休息區,穿上該隊的球衣,我悄悄的滴下眼淚,心中滿滿的溫暖。那些男孩也看出了我對於兒子被接納的喜悅。

8局下,西恩的球隊追了上來,還輸3分。

9局上半,西恩戴上手套防守右外野,雖然沒有球往他的位置飛來,但能在場上他已經很高興了,我從看臺上向他揮手,他笑得合不攏嘴。

在9局下,西恩的球隊又得分了。

此時,二出局滿壘,下一棒是球隊逆轉機會,而西恩正是被排在這一棒。

在這個重要關頭,他們會放棄贏球的機會而讓西恩上場打擊嗎?

孩子們的選擇

讓人驚訝的是,他們真的把球棒交給了西恩。大家都知道,西恩不可能打到球,他連怎麼握棒都不知道,更別談碰到球了。

然而當西恩踏上打擊位置,投手已經明白,對手為了西恩生命中這重要的一刻放下贏球的機會,所以他往前走了幾步,投了一個緩慢的球給西恩,讓他至少能碰一下。

第一球投出來, 西恩笨拙地揮棒落空。

投手又再往前走了幾步,投出一個軟軟的球給西恩。

當球飛過來,西恩揮棒打出一個慢速的滾地球,直直的滾向投手。眼看比賽就要結束。

投手撿起這軟軟的滾地球,他可以輕易的把球傳給一壘手,讓西恩出局,結束這場球賽。然而投手把球高高的傳往一壘手的頭頂上方,讓他所有的隊友都接不到。

每個站在看臺上的人,不管是那一隊的都開始喊著:「西恩,跑到一壘!跑到一壘!跑到一壘!」

西恩這輩子從來沒有跑這麼遠過,但他還是努力跑到了一壘。

他踩上壘包眼睛張的很大,而且很驚喜!

每個人都喊著說:「西恩,跑向二壘,跑向二壘!」

剛喘過氣,西恩蹣跚的跑向二壘,很辛苦地往壘包跑。

這時,就在西恩往二壘跑時,右外野手拿到了球,全隊最矮的小子有了成為隊上英雄的機會。

他大可把球傳向二壘,但這全隊最矮的小子了解投手的心意,所以他也把球故意高高傳過三壘手的頭頂過去。

當前面的跑者往本壘跑時,西恩跌跌撞撞的往三壘跑。

大家都大喊著:「西恩,跑下去,跑下去!」

西恩能到達三壘是因為對方的遊擊手跑來幫忙將他帶往三壘的!而且喊著:「跑到三壘,西恩,跑到三壘!」

生命的英雄

當西恩抵達三壘,雙方的選手和所有的觀眾都站起來,高喊著:「西恩,全壘打!全壘打!」

西恩跑回本壘踩上壘包時,大家為西恩大聲喝采!就如同他打了一個大滿貫,並為全隊贏得比賽的英雄一般。

「那一天!」那父親兩頰淚流滿面,溫柔的說,「兩隊的男孩子把真愛和人性的光輝帶進了這個世界。」

西恩沒能活到另一個夏天,他在那年的冬天過世,但他從沒忘記他曾經是個英雄而且讓我們高興,以及他回到家時,看著媽媽流著淚擁著她的小英雄的那一天!

人能擁有人性,也能擁有神性

我們每天都有無數機會,可以成為展現神所創造,人內在天生擁有的神性的推手。

許多人與人之間微不足道的互動,都是一個機會 — 一個選擇的機會。

應該要把愛的光輝傳遞下去,還是放棄這個機會 — 讓這世界一點一點變得更冷漠呢?

一位智者曾經說過:

要評價一個社會,就要看這個社會,如何去對待他們之中最不幸的人。

您會怎麼對待您身邊每一位辛苦的人們呢?

【撰文/陳為雅、編輯/雲鯨、配圖/Renee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