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個人,都有自已該走的路。

聖經人物中的挪亞、以利亞、摩西、約瑟,在遇到天之前,都有必需經歷的辛酸。我也是,家人花了三十年的時間才瞭解我,一路上有許多的痛苦和煩惱,回想起來,這些酸甜苦辣,都是為了讓我在黑暗中看見光芒。

如今,這些眼淚都化為喜悅了。

即使是耶穌,在本族本鄉也不被人接受

即使是耶穌,在本族本鄉也不被人接受

為什麼得花上這麼多的時間?首先,是「有神隱藏的旨意」;另外,還有「家人不了解」。因此,我的痛苦和試煉更多。耶穌曾說過,就算是先知,但因為家人和故鄉的人反而更會輕視、不認定、不接納,所以他們所遭受的痛苦是很大的。

耶穌對他們說:「大凡先知,除了本地、親屬、本家之外,沒有不被人尊敬的。」《馬可福音6:4

耶穌自己作過見證說:「先知在本地是沒有人尊敬的。」《約翰福音4:44

對家人而言,我這種長時間的專注於禱告生活、不重視農務的行為,又覺得我所說的話難以理解,所以都把我當成瘋子,希望我有一天能回復「正常」,像普通人一樣好好過生活。

看著靈和未來而選擇的路

深入研究、更認真過生活的人,和不這麼做的人,有天壤之別,彼此的心情當然不合。因為體會了天的心情和真理,所以吃不飽、睡不好也無所謂。不這麼做的人,看到這樣生活的人,自然就會覺得難以理解、無法接受。

不要只思考自已的肉體,也要思考靈之後再做。

不要只思考現在這瞬間,要看到未來,要看整體之後再思考才行。

(摘自鄭明析總會長牧師主日話語)

從外表看來,內心乾枯的年輕人,和一般人沒什麼差別。但當我進入深山裡禱告一個禮拜、兩個禮拜、一個月之後,看到這些心靈乾枯,虛無地度過生活的人時。啊!內心的痛苦和憐憫之情,就會如潮水海浪般湧來。這樣的時候,比起去田裡工作、念書或想當官的念頭,傳道救援這些靈魂的念頭是更強烈的!每當這心情無法再忍耐時,我就會帶著1,500~2,000張的福音傳單,四處去傳道。

我不斷地讀經和禱告,希望尋找到正確的人生道路

我不斷地讀經和禱告,希望尋找到正確的人生道路

我不是吃飽撐著才這麼做的。當時村裡農務繁忙,正是俗話說「賺一天吃十天」的時節,每一分鐘的工作都很重要。家裡年邁的父母清晨時就早起工作,直到星斗出現才回家。就算忙成這樣,每餐還是只有味噌湯和一點飯。我想走的路和父母的路完全不同。不是天,也不是地強迫我走的,是我自己體會後,帶著熾熱的內心,心甘情願的走的,這是救援屬天生命的道路。

自已的路,必須自己走

即使是父母、兄弟姊妹、愛人,也無法代替我們度過人生。別人無法分擔自已的痛苦,只能由自己來走自已的路。

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;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。《箴16:9

許多父母總想把孩子抓在自已身邊,長輩也很想控制晚輩,這是殺死那人人生的行為。因為 神賜給每個人不同的生活。即使進了天國,每個人還是有跟別人不同的生活,都可以尋找到 神賜給自已的福份。我若按照父母或兄弟的交代來走人生路的話,如今根本無法走在這福音道路。

我總是在深入禱告體會的過程中,按照天賜下的感動來生活。

有天我跟父母、哥哥們認真地對話,我問他們未來的方向。父母回答說:「你的哥哥們都到都市牧會,弟弟們都去賺錢了。你阿!就留在這個鄉下結婚吧。」我也問哥哥們:「我到底該怎麼過人生呢?」哥哥們卻不回答,他們認為我不瞭解這個社會,根本沒有條件做任何事,覺得我什麼都不懂,很脆弱。

只有天,那在天上的 神,無言中告訴我答案。父母生我、養我,學校的老師教導我們學問,人生的老師教導我們的人生,不過 神成為我人生的一切,在身邊引導我的道路。

我時常望著天,當時並沒有人引導我的人生,唯有 神引導著我

我時常望著天,當時並沒有人引導我的人生,唯有 神引導著我

按照天的感動來生活是很不容易的。怎麼說呢?家人每次看到我就很不滿,村民看到我就說:「唉唷!這不是月明洞的某某嗎?農忙時期還出去傳道、禱告,瘋啦瘋啦!真的是瘋了!」我一旦帶著傳單出去傳道,就要從鄰近的地方開始走很遠的路,不管在車上或路邊都努力地傳福音。

有天我從大田出發,搭經過珍山要到大屯山的巴士,剛好這班車上有很多的年輕人、大學生,我在車上花15~20分鐘傳福音。當時我傳達「要相信耶穌,相信 神,相信祂們的時候內心會變得舒服、平安,這樣肉體才能平安,可以得著來世的永生。現在 神透過我的口呼召你們每個人,所以 神真的很愛你們。」

那時,全車上的每個人都豎起耳朵、全神貫注的聆聽,真的很喜歡我所呼喊的福音。當聽到:「 神真的憐憫你們每個人。」就充滿感動,全都願意接受。

乘客中,有些人本來去過教會,後來因為某些原因不去了;有人原本內心懷疑:「唉~ 神真的需要像我這樣的人嗎?」也有人本來猶豫著:「真的要相信 神嗎?」有帶著各樣想法的人。但後來,聽到我傳達的福音之後,全都被感動,還拜託我再多講一點。

當神透過傳道人呼喊話語,聖靈就會賜下感動,主也會賜下愛。

人生的滋味來自「思考」、「行動」

隨時間流逝,我變得更大膽。本來講話結結巴巴,後來變得很流利;一開始在小小的車子裡,後來想跑到廣場上呼喊,甚至想傳福音給整個民族。一開始擔心到底要講什麼,在很多人面前就臉紅,覺得很丟臉、很慌張。一旦開始講話,到最後,靠一張嘴還不夠,努力地傳道直到太陽下山。一直到連末班車都走了,才用走的回到彌猴桃谷的禱告洞。

要每天多實踐一點來挑戰,如此每天爬得更高。越是如此提升層次就會看得越多、感受得越多。因此,會更能感到滿足、更能享受到成就感。 只要繼續做下去,三位就會賜下力量、賜下能力。

雖然一開始路好像被擋住了,但其實會跟所想的不一樣。

(摘錄自鄭明析總會長牧師的證道)

為什麼不回家呢?因為不敢回去。看到父母一整天在田裡工作然後回家,我卻沒有幫忙,就覺得很抱歉,不敢回家。幸好還有彌猴桃谷的禱告洞可以去。雖然這裡沒有方便的門,也沒有燈、沒有食物,甚至還有蝙蝠同住,但至少是我能容身的地方。

因為沒東西可以吃,餓肚子到後來經常胃痛。有時去大屯山觀光的學生會給我幾顆蘋果,吃了之後可以緩和胃痛,然後繼續在禱告中,從屬靈屬肉上反省自已一整天的生活,也訂下隔天的計畫:「今天去那地方傳道,覺得狀況很好,明天再去那裡好了。」然後也構想新方法:「陪觀光客走到大屯山,邊走邊傳道好了。」如此下定決心。

想到可以這麼為神擺上,就覺得很有意義,一整晚上禱告、讀經,不知不覺就把手臂當枕頭,像蝦子一樣縮著身體睡著了。

秋天,不覺漸漸越來越深。那年,我27歲。這條路是,唯有我一人走來的生命路。

【責編/ling、校編/deardeer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