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抬頭向上看,連藍天、白雲都感覺好陌生。不遠處傳來爆炸的聲音,還有震破耳膜的槍響、灼熱的陽光 … 這些令人無法否認,現在身處在異鄉的戰場。

我注視著敵人,敵人也注視著我,內心毛骨悚然到頭髮都豎立起來了 …

能活著回去的話,該多好?

越南戰爭(1955-1975),又稱第二次印度支那戰爭,為受美國等資本主義陣營國家支持的南越(越南共和國)對抗受蘇聯等社會主義陣營國家支持的北越和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」(又稱越共)的一場戰爭 (from Wikipedia)

越南戰爭(1955-1975),又稱第二次印度支那戰爭,為受美國等資本主義陣營國家支持的南越(越南共和國)對抗受蘇聯等社會主義陣營國家支持的北越和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」(又稱越共)的一場戰爭 (from Wikipedia)

被派駐到越南,大概快20天了。

在這裡,對人生有了很深刻的思考。有同袍拍著胸脯保證:「我一定回得去!」一副輕鬆的樣子,但對現實瞭然於胸的我而言,卻是完全沒有把握。我向 神禱告:「神啊,榮華富貴雖然好,但就像糠粃、風一樣一吹就散,不是嗎?主說,生命是用天下也無法交換的,就算只剩半條命,也求主讓我活著回祖國。」

身旁的戰友們時常討論之後的人生,他們說:「我啊,回國以後呢,就要買冰箱、錄音機和電視機。」「我帶個越南小姐回去好了。」他們內心充滿對物質和愛情的期待。

我禱告說:「主啊!我不求這些,就算空手回去也可以,穿著破舊的衣服回去也沒關係,只求主讓我能活著回到故鄉-月明洞。」在炮聲隆隆的前線,我的願望只有能再次回到父母兄弟等待著的祖國。

神哪!請您多給我一點時間

「能活著回去的話,該多好?」從沒有如此深刻感受到對生命的執著,感受到生命是如此寶貴,是這麼有價值。我望著天,努力地禱告又禱告,直到心情火熱起來。只是聽不到 神的給任何答案,內心也沒有回應。「是不是不太可能回去了?」瞬間眼淚止不住地一串串流下。

那時,似乎感受到 神正注視著我,我再次地拜託,懇求 神動工,讓我在結束戰場的任務後能生還。

這時候,聽到內心傳來聲音:

「因為你真心體㑹,而且珍惜用天下也無法交換的生命價值,我一定㑹讓你回去。我是主管天下所有生命的耶和華。」

這是人類無法用耳朶聽到的,無言地體㑹的聲音。我再次淚流成河,當時感受到的喜悅,就像得到了全世界。

1966~1969年,二次被派到越南,期間數十次幾乎踏進鬼門關,最後總算平安地回到月明洞。

神看到我這樣子,會有什麼想法呢?

能夠回國的前15天,內心非常激動。大家都在準備電視機、錄音機、留聲機、冰箱等禮物,老師卻連一台隨身用的錄音機都沒買到。

雖然,老師在越南時常抬頭看著天禱告,最大的盼望是活著回去,對電子產品不是很有興趣,只有認真投入戰場,但不知不覺,返航的日子快到了,這些東西一個都沒有,內心還是有點覺得沒面子:「能帶這些東西回去也不錯!在那鳥不生蛋的山谷裡可以聽到聲音、看到電視機的畫面,全村的人應該都㑹來我家吧?」那時因老師已經確定可以生還,之前只求性命保存外,應該也要求物質才對,「 神看到我這個樣子,會有什麼想法呢?」

母親和哥哥日夜為我禱告。在 神保守之下,我從戰場生還返鄉

母親和哥哥日夜為我禱告。在 神保守之下,我從戰場生還返鄉

因為軍階不高,老師不能買很大的東西回去,所以心裡想:「即使是小小的東西也好,要買個什麼東西回去。」於是開始存錢。

連沒求過的,神也賜予愛神的人

隨著回國的日子越來越逼近,存了差不多美金300元時,來了一紙公文,説:「身上有錢的人要換錢,趕快匯錢到故鄉。」沒幾天,又來公文,説:「只有立功的人才能帶大的東西回去。」

對那些只貪圖物質,對立功沒有任何興趣的人來說,簡直晴天霹靂!不得已,他們只好便宜地賣這些電子產品給有立功的人 -- 價格大概只比破銅爛鐵好一點。

當時老師的位階是士兵,卻立有戰功,得過六面勲章。同部隊裡的一位下士,之前一直在老師面前炫耀自已買的電視機、錄音機,讓老師心情很難過。結果,因為這紙公文,他不得已,只好把這些東西廉價賣給老師。

按照禱告, 神保守了我的生命, 神很愛老師的關係,連老師沒有求過的,也都可以帶走。

將祝福再次獻上為神的生命事業

回國後,這些電子產品被賣掉,所賺的錢用來幫家鄉的老教會重建--就是現在的石幕里教會,我把它當成生命的藏身之處。當年的電子產品價值連城,一台電視機可以換到一棟房子。而我現在也超越了民族到達世界層次,唯有做 神的事工。

用賣掉電子產品的錢改建的石幕里教會近況(2014年)

用賣掉電子產品的錢改建的石幕里教會近況(2014年)